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5年8月31日 星期一

石井四郎(いしい しろう;1892年6月25日-1959年10月9日),日本千葉縣加茂村人,日本軍人。日軍731部隊首腦。為了證明其研究的有效而獲得經費,他曾親身用自己設計的凈水器將尿和污水凈化後飲食,據說該凈水器還曾在硫磺島等戰事中發揮作用

石井四郎

石井四郎
Shiro-ishii.jpg
石井四郎1932年於陸軍軍醫學校防疫研究室
出生1892年6月25日
日本千葉縣加茂村
去世1959年10月9日(67歲)
日本東京
效命大日本帝國
軍種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大日本帝國陸軍
服役年份1921年-1945年
軍銜陸軍中將
統率關東軍731部隊
參與戰爭中國抗日戰爭
第二次世界大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曾領導部下在中國等地進行活人細菌感染、解剖實驗。
據稱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石井四郎用其細菌研究的資料數據和駐日美軍進行交易,逃避了戰爭法庭的審判。之後隨著1952年後日美締結和約,日本政府得到了赦免戰犯的權力,於是一大批B C類戰犯都得以免於罪責(靖國新論)。
1952年,中國出版的刊物《世界知識》中的《抗議侵朝美軍的滔天罪行》一文聲稱石井四郎等原731部隊成員前往韓國,協助進行細菌戰。此說法後來被藤井志津枝重複。
戰後石井四郎對禪著迷,宛如禪僧般地生活,每天都去若松町自家附近的月桂寺,向僧侶請教。最後入了基督教。[1]
1959年10月9日,石井四郎因喉頭癌於國立東京第一醫院病逝,卒年67歲







石井四郎(いしいしろう、1892年6月25日- 1959年10月9日)日本陸軍中將(軍醫出身),醫學博士,侵華日軍七三一部隊首腦,戰犯。因作為731部隊的創辦者進行許多人體實驗,開發了細菌武器而知名。
編輯摘要
中文名:石井四郎別名:いしいしろう
籍貫:日本千葉縣加茂村性別:
國籍:日本出生年月:1892年6月25日
去世年月:1959年10月9日職業:侵華首腦搞人體實驗製造細菌武器
畢業院校:京都帝國大學身高:180厘米
  • 1

石井四郎- 人物簡介 

石井四郎石井四郎,日本千葉縣加茂村人,日本軍人。日軍部隊731首腦。長相魁偉,有著日本人罕見的1.8米的高個子。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期間,曾率領兄弟及同村親兵在中國等地對無辜平民而進行活人細菌感染、解剖實驗,致使不完全統計約有1萬餘名中國人、朝鮮人、俄羅斯人、美國人、英國人被活生生的進行細菌實驗後無麻醉解剖至死。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石井四郎用其殘殺萬餘人類生命得來的細菌殺人方法的資料數據和美國總統杜魯門進行陰謀交易,逃避了戰爭法庭的審判。

石井四郎- 人物性格 

他在念中小學時,就表現出記憶力很強,但同級同學中也有人反映石井四郎魯莽、粗暴

石井四郎- 人物年譜 

任軍醫少佐時的石井四郎任軍醫少佐時的石井四郎圖冊
1892年6月25日,生於日本千葉縣山武郡千代田村加茂地方。 
1920年12月,京都帝國大學醫學部畢業。 
1921年1月20日至4月9日,任近衛兵師團軍教練,軍醫中尉。
1922年8月1日,任東京第一陸軍醫院醫官。
 1924年8月20日,晉升為軍醫大尉。
1924---1926年,京都帝國大學研究生院從事細菌學、血清學、防疫學、病理學研究。
1926---1928年,京都衛戍病院醫官。
1928年4月---1930年4月,赴歐、亞、非、美考察細菌戰有關問題。
1930年8月1日,晉升軍醫少校,東京陸軍軍醫學校教官。
1932年,在東京陸軍軍醫學校組建防疫教研室。
1933年,在我國東北背蔭河建立細菌戰部隊,任部隊長。
1935年8月1日,晉升為軍醫中校1938年3月1日,晉升為軍醫大校。
1940年8月1日,任關東軍防疫給水部部長,兼任陸軍軍醫學校教官。曾親自帶隊參加對寧波空投帶菌跳蚤的鼠疫戰。
1941年3月1日,晉升為軍醫少將,曾親自參與對常德空投帶菌跳蚤的鼠疫戰。
1942年7月,石井四郎因犯貪污軍費罪被撤職。
1942年8月,調任在山西的第一陸軍軍醫部部長。 
1944年夏,石井調回日本,在陸軍軍醫學校建立細菌研究總部,再次從事細菌戰研究。
1945年3月1日,重新調回哈爾濱第731部隊任部隊長,晉升為中將,準備大生產,孤注一擲進行最後一戰。
 1945年8月9日,戰敗後,石井隨第731部隊全體撤回日本。
 1946年1月17日至2月25日,石井四郎接受了美國細菌戰專家湯姆森的審訊。
1947年,石井向美軍要求,把731部隊的情報資料數據全部提供給美國,作為交換條件,免除其全體人員的戰犯罪。美國同意了他的請求,從此他們一直被美國包庇下來。
1959年10月9日,石井四郎患喉癌,死於東京

石井四郎- 主要言論 

石井四郎石井四郎認為:缺乏資源的日本要想取勝,只能依靠細菌戰。還說“日本沒有充分的五金礦藏製造武器所必需的原料,所以日本務必尋求新式武器,而細菌武器的第一特點是威力大,鋼鐵製造的砲彈只能殺傷其周圍一定數量的人,細菌戰劑具有傳染性,可以從人再傳染給人,從農村傳播到城市,其殺傷力不僅遠比砲彈為廣,死亡率非常高。第二 ​​個特點是使用少量經費即可製成,這對鋼鐵較少的日本尤為適合。”1930年4月石井從歐、美考察歸來後,即開始了進行細菌戰的準備。石井的理論是:“軍事醫學不僅僅是治療和預防,真正的軍事醫學的目的在於進攻。”經過了多年的研究後,石井向參謀本部報告說:“第七三一部隊已研究好了用感染鼠疫的跳蚤作為細菌武器的方法,說這方面所達到的成績可以大規模地實際應用於戰爭目的。”1940年前後石井說:“除指揮關東軍細菌戰部隊外還指揮華北、華中,華南及南太平洋方面的細菌戰部隊。”1945年3月石井重回731部隊,準備大生產,打一場大的細菌戰。石井在多次集會上說:“是細菌部隊拯救了日本國家。”戰敗後,石井向盟軍司令部人員詭稱“創建731部隊是為了保衛日本,研究細菌戰是為了自衛。”

石井四郎- “發明創造” 

石井四郎發明的細菌陶瓷炸彈石井四郎發明的細菌陶瓷炸彈圖冊
石井四郎自稱進行過20年的細菌戰研究,有過不少建樹,他的五項“發明創造”包括:
(1)石井式濾水器;
(2)石井式細菌培養箱;
(3)石井式陶瓷細菌彈;
(4)石井王牌武器:帶鼠疫菌的老鼠和帶鼠疫菌的跳蚤彈;
(5)最殘酷喪失人性的“人體試驗和活殺觀察”。[1]

石井四郎- 人物生平 

醫學博士

石井四郎生於1892年6月25日,原籍是日本千葉縣山武郡千代田村,其家是佔有千代田村一帶土地的大地主,石井四郎兄妹4人,他 ​​是次子,在家排行第四。他起家於日本京都帝大的醫學系。帝大畢業後,以軍官候補生的身分參加了陸定。以後又通過軍隊的途徑,以代培學員的身分在京都帝大研究生院學習了一段時間,專門學習研究病理學和細菌學。以後作為陸軍的一個乾部、一個職業軍人,在軍界一直是青雲直上,由中尉到上尉。1927年石井四郎提出了一篇有關防疫學的論文,獲得了醫學博士。

惡念初起

1930年又被升為三等軍醫醫正,擔任了陸軍軍醫學校的教官。石井四郎的同伴證實他對德國的“鐵血宰相”俾斯麥崇拜得五體投地,並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歐洲列強使用的毒氣戰而深深吸引著。這些是不是石井四郎後來瘋狂從事細菌研究、成為毫無人性的殺人狂的最初誘因呢?也未可知。但從其後來走過的歷程和所從事的“事業”看,他以考察為名,實則是密探進行間諜活動。派他去歐洲的正是他以後作為“救命恩人”來供奉的日本陸軍省第一課課長永田大佐。1931年秋,石井四郎由歐洲回國,恰在該年9月,日本侵略我國東北的“九一八”事變爆發了。石井四郎回日本後,曾向上級介紹了歐洲各強國、特別是納粹德國已把細菌轉用於武器的試驗情況。並認為“日本也應該習早開始基礎研究”。那時,石井四郎已有了把細菌當做武器用於戰爭的惡魔想法。

願望初現

石井四郎歸國後不久,便被派到陸軍第一醫院工作,擔任了陸軍軍醫學校的教官,並兼任陸軍武器工廠總廠幹部職務。這就為其要在日本搞出一套細菌戰術的野心創造了條件。“九一八”事變後,石井四郎積極倡導創建細菌部隊。他的倡導得到了日本陸軍省軍務局長(當時是課長)永田鐵山的讚賞和日軍參謀本部戰略第一課課長鈴木大佐和尾塚隆二等人的支持。戰後審判-塚隆二時,他供認:“我具體承認我所犯的罪是我從1931年起就贊成石井四郎關於日本必須準備細菌戰的思想,1934年至1937年我主管日本陸軍省軍醫署衛生科時,又積極參與了在關東軍建制內成立一個專門研究細菌武器及防疫事宜的部隊,即七三一部隊,以及撥調相當專家去配備這個部隊,並促成任命一位細菌戰思想家石井四郎任七三一部隊。”於是在軍部的積極支持下,石井四郎所倡導建立細菌部隊的想法得到初步實現。

營建魔窟

1932年8月,經上級批准,在東京新宿區若松町的日本陸軍軍醫學校內設立了以石井四郎為首的防疫研究室,正式開始了細菌的研究培養工作。最初,這個防疫研究規模較小,只有5個人,一間經過改建的地下室。可是,隨著細菌研究、培養工作的發展,小小的一間地下室已難以應付,在石井四郎的請求下,上級准其新建一座專供防疫研究室使用的樓房。新建的防疫研究總面積共有1795平方米,即使如此,石井四郎的“用武之地”的胃口還在擴大。他親筆寫了一分報告,請陸軍省軍醫總監西漢行藏中將轉交陸軍大臣荒木貞夫。他在此報告中說:“由於軍部不斷地指導和鼓舞,使得以石井中佐為首的陸軍細菌研究班,對於細菌武器的研究,迅速地得到了一寂的成績。現在,我們感到,對於細菌武器的研究,是必須加以實驗的時候了,我們要求軍部,把我們全體調到滿洲,使我們用來維護皇軍的細菌武器得以高度的發展。”日本的大本營接到報告後,很快批准了此報告,決定在“滿洲”建立細菌研究機構,並由石井四郎等籌建此項工作,石井四郎積極新赴“滿洲”,投身於細菌研究機構的建設工作。這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細菌部隊的組建過程。

殘酷實驗

石井四郎在背蔭河進行的細菌人體實驗重點,放在炭疽、鼻疽、鼠疫和霍亂三四種的接觸傳染病病菌上;此外,還利用人體進行毒氣瓦斯、毒液實驗;同時以人體為“材料”來進行凍傷實驗。時任關東軍參謀長的岡村寧次曾到背蔭河視察,對凍傷實驗尤為關注,因為關東軍在中國東北鎮壓抗日武裝及日後與蘇軍作戰時,面臨的嚴重問題便是嚴寒下凍傷威脅。視察後,岡村寧次給上司的報告書中寫道:“凍傷最好的治療方法是在攝氏37度的水中浸泡”,這一發現是“根據使用人體用各種方法經過反复的試驗所獲得的寶貴的數據而得出”。 

細菌戰爭

1939年5月,日軍與蘇、蒙軍發生衝突,石井四郎視為進行細菌戰試驗的最好機會,他制定了具體實施方針政策案。6月份石井四郎在海拉爾儲備了2000多枚載有疽、傷寒、霍亂菌的砲彈,準備發射到蘇軍陣地。到了7月份,關東軍司令官植田謙吉為挽回日軍的敗局,終於答應了石井四郎所求。欣喜望外的石井四郎將731細菌部隊當時僅有的400餘名各種從事細菌戰人員抽調一半,以“關東軍防疫班”名義參戰。並將22. 5公斤沙門菌和傷寒菌投入哈拉哈河中。在7、8月份,石井四郎又將早在6月份儲存在海拉爾的細菌彈運至前線,發射到蘇軍的陣地上。1939年10月1日,731細菌部隊作為衛生部隊在日軍軍史上首次獲得的戰功獎狀。由第6軍司令官荻州立兵中將親自頒發,石井的正面半身照片附著報紙選擇性的報導了。石井個人功四級金鵄勳章。

逃脫審判

日本投降,石井四郎扔下部屬,搶先逃命回國。而731細菌部隊奉照石井逃離前的殺人滅蹟的指令,除炸毀“四方樓”以銷毀罪證外,還殺害了所有供實驗用的被關押的人。而隱居在千葉老家的石井四郎由於害怕成為戰犯,他連假葬禮都準備好了,他的助手內藤良一陸軍中佐與美軍談判,以提供人體實驗和細菌研究資料為條件,換取了美國對731部隊有關人員免除戰爭責任,逃脫了審判。[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